爪機書屋 > 女生小說 > 當宅男愛上哆啦A夢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一十九章 慌張的清晨

作者:宇宙浪人所屬:女生小說書名:當宅男愛上哆啦A夢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左鳴禪喝了幾口,勺子一放,嗒,瓷勺與瓷碗之間的碰響嚇了許小萌一跳。

     她不敢動,不敢動。

     對面抬頭,眼鋒嗖嗖如箭,“你告訴姜源的?”

     這清早第一句對話,便是質問。

     許小萌抱著頭做哀求狀,“對不起......”嘴巴一抿,差點在這清晨朝陽里嚎出來。

     “你敢哭一聲試試?”阿禪隨口道。

     許小萌嘴巴抿的緊緊的,哼唧一聲都不敢。

     等了半天,以為接下來左鳴禪會在語言上攻擊它,會是在不驚醒屋內其它二人的情況下揍它一頓,誰知半響后,左鳴禪只問道:“最近頭痛好點了嗎?”

     自上次被從顧鋮那接回來,左鳴禪就給她做了一次維修,從那之后,她頭暈及視線模糊的情況好了很多,腦中滋滋的電流聲也在那次維修后只出現了一次,持續時間不超過十秒。

     “好了。”許小萌謝道:“阿禪哥哥你下班想吃什么,我都給你做。”她拍拍胸脯保證。

     阿禪繼續喝粥,“別亂嚼舌根就行,你一只機器貓,要學就學些好的,長舌婦人捕風捉影的議論可學不得,上次你在顧家英勇救主不就做的很好嗎,哆啦A夢,你的善良救了你一命。”

     許小萌怔了會兒,心事重重的張嘴,“有個事我一直想問你。”

     “說。”

     “另一只機器貓,我叔叔,它怎么樣了?”她一直想知道,為什么在被遙控器定住之后,她和正版貓都掙脫了出來,是不是遙控器失靈不管用了?那是不是說,顧鋮的遙控器制約不了自己,以后她就不用怕顧鋮了?

     左鳴禪端著碗將白粥一口喝凈,如古時大俠在茶肆喝酒一般豪放。

     他起身,拿著身旁的公文包往門口走,這個問題,他沒有回答。

     許小萌注視那道背影消失在了門前,不知怎的,她心口堵得慌,那是一種天將降大災于自己的危機感。

     左鳴禪走后,許小萌將姜源和顧驍叫起來,姜源還好,他一個閑散富二代不用上班,昏睡一會兒也沒關系,但顧曉可不一樣。

     “主人,主人,起來啦!”許小萌端著解酒湯往顧驍嘴里灌。

     “咳咳。”幾口下去,顧驍迷蒙著眼靠在許小萌頭上,“這是哪兒?”

     唉,這醉一場酒,把地方都給忘了。

     許小萌嗯哼想了會兒,“這里是哆啦A夢星球,主人,你被外星人抓到外太空了。”

     “啊!”顧驍剎那驚的酒醒了大半。

     許小萌偷笑,旁邊終于傳來較為清晰的說話聲:“小夢你騙我!”

     “喝湯喝湯,多喝點解酒,主人你待會還要上班了。”她岔開話題。

     顧驍被上班兩個字徹底嚇醒了,急忙爬起來往門口沖,跑了一半發現鞋子沒穿,又去鞋架找鞋,他襯衣褲子都皺巴巴的,頭發亂糟糟,眼角還有眼屎,許小萌看不過去,大聲道:“主人快去洗澡,我給你拿衣服。”

     顧驍點頭沖進了浴室,姜源恰好此時被吵醒,抱著被子嘟囔一聲:“我還沒睡好,我要睡一天,不要叫我。”

     許小萌在左鳴禪臥室門口停住,轉身朝他吼了一句:“你今天還有約會,睡什么睡,再睡媳婦兒都沒了!”

     啊?姜源扯開被子愣了會兒,誰媳婦兒?

     五分鐘后,濕噠噠的顧驍出來,接過許小萌手里的毛巾擦頭。

     他坐在左鳴禪臥室床尾的腳榻上,腰上圍著浴巾,許小萌將左鳴禪的襯衣褲子和嶄新都沒穿過的小衣衣找出來,在床上一字擺開,心道幸好他們穿同尺碼的衣服。

     顧驍心里急,今早上本來有個重要的會,昨晚喝酒給忘了。身上水珠擦干,這廝一把掀了浴巾,連小夢在旁邊都不顧了。

     許小萌的腦袋空白了十秒。

     十秒后她以為臉上流了鼻血,一抹,發現沒有。

     于是低頭,深深深的將腦袋垂下去。

     顧驍那一片好風光,入了許小萌的眼,擾了許小萌的心,差點把許小萌為數不多的理智也驅退了。

     她撅著嘴,低頭狠狠的罵,干嘛嗎,都不曉得人家是女孩子。

     唉,顧驍那時一心牽掛今早的會議,還真忘了跟前機器貓的性別。

     穿好衣服,他匆忙出門,留下一句:“小夢我不吃早飯了,來不及了。”呵,就跑了。

     剩下許小萌一個人在滿室那啥香的空間中獨立。

     幾分鐘后,她將臥室收拾好出來,正巧看見坐起的姜源在撓腦袋,“夢夢。”這家伙似乎有什么疑難雜問。

     “我昨天晚上,好像做了個很奇怪的夢。”姜源坐在地上發呆,結果三秒鐘后就發了瘋,他捂著臉害羞的笑:“那個夢好大膽哦。”

     許小萌有心擠兌他,附和應道:“可不是!先求婚再告白的事兒我可沒見過。”

     姜源一愣,“你說什么?”

     許小萌兩手一攤:“不就是有人昨晚喝醉酒給心上人打了電話,一口一個敏敏的喊,啊,‘敏敏,我們結婚吧!’,噢天啦天啦,我當時拉都拉不住你!”

     姜源回想了一陣,接著白眼一翻,仰頭倒了下去。

     “喂喂,姜源!”許小萌趕緊急救,又是胸外心臟按壓又是人工呼吸,可惜她嘴巴太大總是漏風,呼也沒呼進去幾口兒,“不會被嚇死了吧?”許小萌爬起來準備打120.

     沒跑兩步,姜源一把抱住她的腿,“夢夢,哼,哼,嗚~”居然直接哭了。

     那一把鼻涕一把淚,讓許小萌有姜源還在醉酒的錯覺。

     “你昨晚打電話就是這樣哭的。”許小萌又加了一支重劑。

     姜源承受能力太差,差點又翻了白眼。

     “停停停!”許小萌被吵的耳朵疼,指著餐廳那頭,“走,先吃飯,吃完飯再說。”

     姜源顫顫巍巍站起來,一步一瘸的往餐桌旁走去。

     喝了滿滿一碗粥,姜源心氣兒才穩定下來,連著深呼吸了好幾下,毅然決然的掏出電話。

     “你干嘛?”

     “約她出來,我去買戒指,正式的求婚一次。”

     “嗯嗯。”許小萌豎起大拇指。

     不料,電話接通后一分鐘,姜源對著電話那頭一次次委屈的應聲,氣勢越來越弱。

     掛斷電話后,他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怎么樣?”許小萌八卦問。

     姜源淚眼含傷,“她說......她說昨晚突然有急事,聽見我打酒嗝,知道我喝醉了會說瘋話,還沒聽完一整句就掛了,啊——”

     這鼓足勇氣的求證,還不如昨晚那個電話沒打過。

     許小萌感懷悲戚,可憐的姜源啊。百镀一下“當宅男愛上哆啦A夢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