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武俠修真 > 醫路偷香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事緩則圓

作者:九兩所屬:武俠修真書名:醫路偷香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事緩則圓

     “轟隆隆!”

     只見有一根根巨大的尖刺從地面之中鉆出來,如同一根根交錯的犬牙。

     那尖刺十分的銳利、堅硬,一根撞不碎葉無鋒制造出來的水月堅冰,但是一根接著一根,將冰柱裝得碎屑紛紛、裂縫蔓延。

     不但如此,姬啟還控制了八卦氣門,將底層支撐冰柱的地方裂開,冰柱失去了支撐。

     “唇槍!”

     張君鈺眼神一寒,眼底殺氣流逸,泛出一抹血色,口中殺字圣文唇槍激射而出。

     瞬間加速的三鳴、四鳴的速度,直接穿透巨大的巖石犬牙,向著姬啟刺了過去。

     “撲哧!”

     殺字圣文唇槍直接穿透了姬啟的胸膛。

     張君鈺面色微微一變,舉得有些太簡單了,這么輕松就殺了姬家的人呢了?

     周文王世家跟儒家有著極深的淵源,可現在成了生死仇敵,也顧不得那許多了,先下手為強,殺死對方在說。

     “呃——”

     姬啟慘叫了起來,捂著胸口跪倒在地面上,口角溢出鮮血:“你——”

     然后失足掉了下來。

     “干掉他了?”

     “就這么死了?我還以為是個狠角色呢,原來是個垃圾。”

     “死了?”

     葉無鋒這邊的人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不過心里也是一喜,開始夸贊張君鈺的強大。

     “不愧是張狀元,圣文唇槍果然強大。”穆安國夸贊了一句,嗤鼻道:“姬家的人也不過如此,難怪葉兄能……”

     話說了一半,他再沒有說下去。

     畢竟,殺周文王世家的人可不是一件能夠四處宣揚的事情,一旦引起周文王世家,即便是分家家族的報復,也沒有幾個人能夠承受的住。

     所以這種禁忌的事情還是不要明著說出口的好,即使那是一件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

     “不,他沒有死。”張君鈺臉色冷肅了不少,再次抬起了頭,語帶怒氣。

     因為他被戲耍了。

     眾人再次抬頭看去,只見裂縫的邊沿上,再次出現了姬啟的身影。

     站在那兒,低頭看著下面,嘴角的弧度帶著淡淡的譏諷,沒有說話卻已經夠諷刺了。

     “張兄你的圣文唇槍果然夠犀利,可惜準頭差了一些。”姬啟調侃了一句。

     張君鈺一招手,圣文唇槍倒飛了回來,下墜而來的位置還哪里有姬啟的身影。

     剛才那個明顯就是他使用八卦奇門的力量制造出來的幻象,張君鈺沒有傷到姬啟分毫。

     葉無鋒又再次制造出冰柱,支撐住眾人,可抬頭看去無數的犬牙石柱完全封死的去路。

     將他們囚禁在了只剩下五六米寬的地縫之中了,還有無數的犬牙石柱刺過來。

     被眾人一根根的打碎,制造出可供活動的區域來,以免被封死了。

     “八卦奇門的力量,到真的是可以以假亂真,不過你也未免太小看我張君鈺了。”

     “咻!”

     一道箭矢破空聲傳來,再看姬啟的時候,他的胸口再次被一道箭矢所洞穿,半邊身體都炸開了。

     這時候才有人看到原來張君鈺的背后,一只文寶筆早在“神來之筆”的控制下,下了《塞下曲其二》。

     可是卻不見張君鈺手中持弓的。

     不遠處的暗處,在姬啟的視覺死角里,一張才氣凝聚的弓慢慢的消散。

     “這是,詩魂射出的箭矢,竟然引來了李廣的詩魂,張兄的這首進士戰詩詞竟然已經練到了第三境境界,可以喚出詩詞之魂來了,佩服,佩服。”藺景耀激動的道。

     也由不得他不激動,一般來說將一手戰詩詞練到第三境界,是需要長時間的積累,以及一些機緣的。

     一般人動輒需要十余年,乃至幾十年才能夠達到,而張君鈺晉升到進士還不過寥寥兩年,就將這首進士戰詩詞練到了第三境界。

     除了個人的天賦之外,也是他刻苦努力的結果。

     果然是力壓儒家三年之內的一代青年才俊的狀元,強大的不像話。

     “哼,一次殺不死你,那我就再殺你一次好了。”張君鈺冷哼了一聲,身上有肅殺之氣蔓延。

     讓傾慕他的司雨南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眼神里多了些異樣來。

     這個男人竟有如此殺氣凌然的一面。

     “哈哈哈。”姬啟卻仰頭大笑了起來,絲毫都不在意自己被箭矢炸碎的半邊身體。

     “我說過了,張兄你很強,不愧是儒家的狀元,可惜你的準頭還是差了。很抱歉,這一次你還是沒有能夠殺死我。”

     “真是愚蠢,你們在我八卦奇門的控制之中,怎么可能輕易的找到我的真身呢?”

     “嗯,你們陪我玩的很高心,不過,現在得請你們去死了。你們要是怪就怪葉無鋒吧。”

     姬啟忽然咦了一聲:“這個武當山的道士,竟然在突破嬰變境界,嘖嘖嘖可惜了。”

     “姬啟,你敢殺我們?武當山、神霄門、黃石城黃家、無雙門、儒家橫渠書院和瀟湘書院都不會放過你的。”

     吳佳佳忽然嬌叱了一聲:“即便是你的家族,姬家分家也未必能夠保得住你。姬家分家,可不是主家,你要想清楚了。”

     “哼,這一點我很清楚,不過你死在這里,誰有能夠知道呢?不配你們玩兒了,請你們去死吧。”

     姬啟不屑的冷笑一聲,裂縫兩側的巖壁再次開始緩緩的合攏。

     又是一陣嘰嘰喳喳的聲音傳來,無數的通體火紅的麻雀沖了進來,在石柱犬牙的縫隙里面鉆進來暫開攻擊。

     “該死!”張君鈺眼角肌肉痙攣了一下,連續兩次被戲耍,讓他很是生氣。

     “葉兄,你有辦法鎖定極其這個混蛋的位置么?”張君鈺嘴唇翕動著的傳音道。

     葉無鋒一邊制造出冰柱,撐住兩側石壁,一邊攻擊涌過來的麻雀群,臉上卻不見有任何的擔憂之色。

     他的神情和背影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這也就是這群人在面對如此局面的時候,還沒有亂了陣腳的關鍵。

     “暫時沒有,不過不代表等會兒沒有。”葉無鋒模棱兩可的說道:“事緩則圓。”

     張君鈺點點頭,開始使用手段攻擊那些麻雀,維持局面靜待其變。百镀一下“醫路偷香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