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都市生活 > 花瓶女配開掛了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親情毀掉的大能

作者:弄雪天子所屬:都市生活書名:花瓶女配開掛了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這個副本的任務已經完成。

     完成度差不多也有百分之七十左右。

     楊玉英不是強迫癥,從來不去刻意追求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完成度百分百的成就。

     反正系統只是要求通關副本而已。

     估計這個副本要達到百分百的完成度,那夏曉雪得整個人賣給國家,除了學習研究修行外,人生里就沒有其它。

     她覺得那還是算了吧,現在就很不錯,自己完全可以功成身退。

     將來夏曉雪如想談個戀愛什么的,多一個她圍觀,那還談得起來?

     如今流行自由戀愛,夏曉雪年紀也不大,就算重心在事業上,也不妨礙她享受親情愛情友情。

     沒有雖無妨,有豈不是更好?

     楊玉英打算走人。

     她覺得就照現在這個樣子,孫山長和江南書院鴻鵠班的先生們,日日給學生們補習,吃小灶,她再多待一陣,等京城大比時,他們長平撞上江南書院,江南書院上下可能都會覺得自己見了鬼,得憋屈的要命。

     畢竟,她知道的信息肯定要跟自家同袍分享啊。

     唔,回頭再用無名卷,窺探下其它書院的消息,也許如此,江南書院師生們會心里平衡一點。

     楊玉英輕輕嘆氣,這是她唯一能為江南書院的諸位老師,和親愛的同學們做的,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因為楊姑娘急著走,夏曉雪就不免分出些許心思,替她打聽與自己因果頗深的那些人的消息。

     她覺得來幫自己的這位小仙女,雖然不明說,可其實挺八卦。

     當然,在楊玉英看來明明是這丫頭自己很想知道。

     郭文平的命還是挺大的,挨到九面那廝讓夏南親自送去衙門,在縣衙得到了解藥,雖然身體徹底毀了,從此再不能吃一點冷硬的東西,稍微多吃點飯便腹痛不止,將來恐怕長年累與的身體虛弱,可到底活了下來。

     這家伙意圖殺人,雖是受人指使,也已犯法,判徒刑三年。

     夏曉雪得了消息,心中也略有些感嘆。

     郭文平其人她再了解不過,自卑且自傲,在外總是一副君子模樣,貌似老實厚道,可事實上,他根本看不起普通村民。

     如今他坐牢,就是能出來,他這一輩子怕是也是渾渾噩噩地度過,還不如他瞧不起的那些人。

     “郭家那兩個孩子呢?”

     那兩個孩子一直是夏曉雪養,畢竟不是自己的骨肉,要說有多疼愛到不至于,但多少有些掛心。

     楊玉英笑道:“不是還有郭氏?”

     郭氏或許對夏曉雪再壞不過,可對老郭家的孩子,多少還是有么幾分疼愛。

     稍稍了解了下八卦,楊玉英就大大方方同夏曉雪告辭。

     夏曉雪心下已把楊玉英當成自己最親近的人,連父親也無法相比,此時不禁有些惆悵:“玉英姐姐,我們還會有相見之日嗎?”

     楊玉英眨眨眼,忽然有一點心虛。

     “唔,你說不定不會期待與我再見。”

     再見啊,說不定就是兵戎相見。

     “不會的!”夏曉雪一笑,“我最,最,最喜歡玉英姐姐了!”

     楊玉英:“……”

     更心虛了怎么辦?

     ……

     三年后

     大牢里的日子比死還難過。

     郭文平幾次險死還生。

     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為什么還堅持活著,早該死了干凈……

     一直盼著逃出生天,可真出了大牢,郭文平卻忽然發現他似乎很難在這世上生存下去了。

     當初的毒相當霸道,他壞掉的不只是腸胃,還有他的視力和聽力,如今眼睛只能看到一點模模糊糊的影子,耳朵也很有些不靈光。

     三年牢獄生涯又在他的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奪去他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

     郭文平餓了三天,替人寫書信的生意根本做不成。

     此時大順朝的掃盲班都開到各個村子里去,就是六七十歲的老頭老太也被催著學幾百個常用字,寫好當然不易,但街上寫書信的窮秀才是一個不剩。

     他只好乞討,于是就被巡街的衙役抓住,直接給送回了龍王莊。

     到不是說大順朝再無乞兒,只是像昌城這樣的地方,發展得快,也富裕,老弱病殘的若真是生活不下去,前有孤老院,后有慈幼局,縣衙為了政績也很上心,街面上的乞兒還真是已不多見。

     郭文平回到村子,看到村民們詫異的目光,再看看妹妹郭氏嫌棄的眼神,又見到了他那兩個根本不認識他,也不肯認他的兒子。

     他那兩個兒子已經六歲,瘦瘦小小的比其他孩子四五歲時還有不如,大冬天的還穿著短一截的單褲單衣,流著清鼻涕,漫山遍野地挖草根樹皮裹腹。

     郭氏不是不養他們,只是她自己這三年又生了兩個兒子,家里五個孩子要吃飯,又不寬裕,哪里顧得上照顧兩個侄子?

     能不餓死這倆,便算有良心。

     郭文平看著孩子,想起當年夏曉雪照顧孩子時的模樣,又憶起他坐牢時便知,夏曉雪以一介女子之身,入工部,擔當顧問一職,已是深得當今陛下信任的肱骨之臣……

     他整個人終于崩潰,熬了半個月,到底沒有熬過去,臨死回光返照,忍不住起身疾呼:“不該如此,不該如此!”

     和郭文平相比,夏父夏母的生活就要平淡得多。

     夏父夏母雖說協助郭文平,意圖殺害夏曉雪,可是一來他們是夏曉雪的養父母,二來是被人脅迫,縣令到底還是只判了坐監兩月,輕拿輕放。

     到是夏曉雪的親爹深恨他們,不肯有半點通融,讓他們將他們拿走的,自己妻子的首飾還來。

     這兩人也不敢不還,可張夫人的首飾都十分珍貴,價值高昂,他們把家產悉數變賣,這才勉強還上,在同平生意再也做不下去,只好回鄉。

     到了鄉下只能租種別人的地,夏父年紀大了,又多年沒種過地,一開始生活過得極困苦。

     可經歷一番苦難,夏曉龍和夏曉鳳,往日頗嬌氣的兄妹也漸漸變得踏實許多,哪怕因壞了名聲,他們找那些體面工作處處碰壁,卻也沒放棄。

     他們都正經讀了多年的書,雖然都不是特別聰明的人,夏曉龍連個童生都沒考上,考了兩次昌城本地的小書院也以失敗告終。

     夏曉鳳也不大開竅。

     但讀書確實很有用,至少提升氣質,兩個人難到極點,放下臉面去小店鋪做跑堂的,終于挨過了最難的時期。

     隨著時間過去,事情也漸漸過去,夏家一家便這么平常地活了下來。

     只是偶爾聽村民們說起江南名士夏曉雪,總有一種恍然如夢的虛幻感。百镀一下“花瓶女配開掛了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