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冰火魔廚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五十六章 廚藝的顛峰

作者:唐家三少所屬:玄幻魔法書名:冰火魔廚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四位廚神都楞住了,雖然他們都很渴望能夠得到百花露,但查極這份禮也確實重了一些。看著他們猶豫的樣子,查極微笑道:“你們不用謝我,對于普通人來說,百花露是稀世珍寶,不過,我還有不少存貨。這可不是我釀制的,我可沒這本事,都是我那寶貝徒弟孝敬我的。他沒事的時候,就會做些百花露出來,味道確實很不錯。”

     烈廚天久心中一凜,要知道,百花露并不只是酒那么簡單,用做烹調,即使是普通的食物也能變成珍貴,如果念冰怎的有百花露,再加上鬼廚一脈傳承的廚藝,小天確實未必能夠戰勝他。在調料上,鬼廚一向公認最強,即使是那鬼王醬油紅魂醋,也是非常珍貴的。

     此時,廚藝大賽已經正式開始了,查極的目光落在比賽現場,一直在尋找著念冰的身影,但直到位于所有廚師中央的小天開始烹飪,念冰卻依舊沒有出現。難道自己的徒弟出什么事了?查極心中不禁有些焦急,但他也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恐怕還沒有誰能對自己那個徒弟構成威脅。

     念冰現在在干什么?如果讓查極知道,恐怕會氣的鼻子都歪了,他現在正睡的香甜。

     一早就來到了奧蘭城,念冰體恤龍靈懷孕的身子,立刻找了一家旅館住了下來,趕路而來,他怕自己的妻子們困乏,就干脆開了幾間房讓大家先休息,在念冰的意識里。廚神大賽是明天才會開始地,他哪里知道,好不容易等待了五年的廚神大賽,自己卻就在睡夢中錯過了。

     自從不用修煉魔法以來。念冰非常喜歡睡覺的感覺,那安適的美妙可以完全舒緩他地神經,也讓他在平時鍛煉廚藝的時候變得靈性更足。這一覺,念冰足足睡到了中午才醒過來,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從床上坐起,和他同住一個房間的是鳳女和藍晨,龍靈是重點保護對象,在卡奧和天香的看管下,自從龍靈懷孕以來。念冰想和她親近親近都要經過特許,而且不能過分親熱。

     “你醒拉。是不是應該先去報個名?”鳳女微笑的看著自己的丈夫。當年那一戰后,念冰的父母親自到奧蘭帝國求親,經過大家的商議后,婚禮是秘密舉行的,畢竟,念冰接觸地四大帝國高層太多,如果結婚鋪張起來。恐怕會影響到他們以后安穩的生活。五女同時嫁給念冰,雖然與別人共享一個丈夫令鳳女略微有些不滿,但習慣了這樣地生活,她現在反而覺得,人多更加熱鬧一些。最主要的是,念冰對她的愛并沒有因為其他人減少半分。

     念冰伸個懶腰,道:“那我就先去報名吧,你們就別去了,待會兒回來我給你們做飯吃。”吃喜歡了念冰所做的菜肴。普通食物早已經是八女看也不看的,木晶和洛柔留下不走的原因就是這個,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開門出房,念冰叫住一位正好路過的服務生,問道:“廚神大賽報名在什么地方你知道么?”

     服務生一楞,“報名?廚神大賽都已經開始了,現在不能報名了吧。”

     念冰全身一震,失聲道:“你說什么?已經開始了?不是明天才開始么?”

     服務聲道:“不對啊,您記錯了吧,明明是今天。”

     念冰心念電轉,頓時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記錯了,冰月帝國和奧蘭帝國是有些時差地,雖然并不長,但清風齋告訴自己廚神大賽的時間顯然是按照冰月帝國的時間來說的,雪極還特意叮囑自己要早點過來,可自己卻想趕在比賽前一天到達就夠了,不會吧,等待了五年竟然錯過比賽?

     念冰心中大急,趕忙回房間跟鳳女交代一句,立刻一個人先走了,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的能力又一次展現,在空間的情緒控制下,他直接消失在自己的房間之中。

     鳳女和藍晨聽念冰說錯過了時間也是一楞,二女苦笑一聲,趕忙去隔壁叫其他的人。

     廚神大賽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到了中午時,上午比賽地評審已經結束了,小天用他那近乎完美的技藝完成了整個比賽,但是,他心中卻充滿了失落,因為,五年后,他第二次來參加廚神大賽,卻依舊沒有見到念冰。

     評審席上,查極的臉色有些難看,念冰居然沒來參加比賽,令他不禁有些惱怒,這小子到底搞什么鬼,比賽就這么結束了,難道他打消了前來參加廚神大賽地念頭么?還是他怕比不上小天給自己丟臉呢?

     比賽確實已經結束了,預賽,每位廚師都完成了涼菜、熱菜、湯、面點、特殊廚藝五項,雖然鬼廚查極不愿意承認,但在場所有各國最出色的廚師,卻沒有一個能與小天的風頭略微抗衡,小天憑借著陰陽調和太極手,配合多年領悟得來的高超廚藝,得到了所有評審的贊賞,大家一致認為,不論在哪一項比賽中,都沒有能與小天抗衡的廚師。五年后的今天,小天的廚藝變得更加成熟,五個單項冠軍代表的,是圣廚神的出現。廚藝界歷史上第一位圣廚神。

     烈廚天久得意的看著查極,道:“怎么樣,現在我徒弟有向你挑戰的資格了吧。你也不能不承認他的出色。”

     鬼廚查極的廚藝雖然因為多年手筋斷裂而荒廢了許多,這兩年也只不過恢復了一些而已,但是,如果說眼力,在整個廚藝界卻沒有人能比的上他。查極清晰的看到,小天的廚藝已經達到了圓融如意的境界,即使自己的顛峰時期,也未必能比的上他。念冰地廚藝達到了什么境界查極并不清楚。他也有些猶豫,即使是念冰真的來了,在廚藝上也未必就能比的上小天啊!小天的廚藝,是平衡地顛峰。每一個比賽項目,他都能做出令所有人驚嘆的美食。難道,真的要讓我和他比賽么?現在的我,就算用百花露,也不太可能贏的過他。

     見查極沒有吭聲,烈廚天久心中更加暢快了,多年來,查極給他帶來的壓力和郁悶,仿佛在這一瞬間疏解了一般。

     原本用來決賽的比賽臺上,主持人用他那有些高昂的聲音。激動的道:“各位觀眾,今天。就在今天的廚神大賽上,大家都看到了小天廚師神乎奇跡地表現,我相信,你們每一個人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廚藝界史無前例的圣廚神,已經誕生在我們奧蘭帝國這一界地廚藝大賽上,我們為了小天廚師而歡呼吧。為了他而驕傲吧。下面,我們將請出偉大的奧蘭帝國國王陛下,親自為小天廚師頒發廚神金冠。”

     歡呼聲,如同海濤洶涌般響起,雖然只看到了一上午的比賽,但小天的廚藝,卻令所有在場的觀眾發自內心的欽佩,他們從沒有想到過,一個人的廚藝能夠達到如此境界。雖然只是用眼睛去看,但他們地胃卻似乎已經得到了最大的滿足。

     小天蹬上了原本屬于最后決賽兩名選手比賽時所用的高臺,向他的觀眾們揮著手。是的,在這個時候,所有觀眾都只屬于他一個人。但是,小天臉上的笑容卻帶著幾分勉強,誰又能明白他心中的失落呢?

     “等一下。”一個清朗的聲音憑空響起,在每一個人的耳中回蕩著,沒有任何預兆地,一道修長的身影突然憑空出現在小天身旁,一身樸素的白袍看上去多了幾分素凈,英俊地面容配合著金色的長發,頓時將相貌普通的小天比了下去,突然的變故頓時嚇了旁邊的主持人一跳,而觀眾們眼中的目光也都變成了驚訝。

     查極猛的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他來了,他終于來了。心情有些激動,查極看著傲立于比賽臺上的弟子,不知道而該怒還是該喜了。畢竟,比賽已經結束了,他雖然來了,但卻晚了。

     念冰站在比賽臺上,他眼中仿佛只有小天一個人,而小天也正在看著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糾纏,站在臺下看著自己丈夫的漠漠突然發現,丈夫眼中流露出了從未有過的神采,雖然念冰僅僅是剛出現而已,但漠漠已經猜到了丈夫的想法,她為了丈夫的等待終于有了結果而感到興奮,不論輸贏,至少小天的心愿終于可以實現了。

     “對不起,我遲到了。”念冰有些尷尬的道,臉上不禁紅了紅。

     小天微笑道:“沒關系,只要我們能相見,那你就不算遲到。我經常對自己說,沒有戰勝你之前,我永遠也不是真正的廚神。”

     念冰道:“雖然我明知道自己已經來晚了,錯過了廚神大賽,但我還是來了,我并不是為廚神的這個名譽而來,是為你而來,我想,我們在某些事上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就讓我領教你的陰陽調和太極手吧。”

     小天點了點頭,從主持人手中拿過魔法擴音器,高聲道:“請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幾句。站在我身邊的這位,就是鬼廚神前輩的弟子,有冰火魔廚之稱念冰,雖然我在預賽中有著不錯的成績,但是,這卻并不能代表我已經達到了廚藝界的顛峰。在我心中廚藝界始終有一位最令我尊重的同輩對手,那就是念冰,所以我想,今天的廚神大賽決賽就由我和念冰來進行吧。”

     一旁的主持人低聲道:“冬天大師,這似乎不合規矩吧?”

     小天淡然一笑,道:“如果不能真正的戰勝念冰,那么,廚神這個稱號對我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主持人求助的看向評委們,此時,烈廚神正好戰了起來,高聲道:“我同意這場比賽的進行。小天說的對,如果大陸上還有他無法戰勝的對手,那么,他這個廚神就沒有任何意義。念冰作為鬼廚查極的弟子,完全有向小天挑戰的資格。”

     念冰微笑道:“廚神這個稱號對我來說并不重要,我需要的,是尋覓廚藝的顛峰,我想,我已經找到了答案,所以,我想和我最敬佩的對手做一個簡單的比賽。不會耽誤大家很長時間的,同時,我也愿意將自己的想法分享給在場的每一位廚師,讓我們一起將廚藝發揚廣大。”

     小天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看著念冰道:“你找到了廚藝的顛峰?那就讓我們開始吧。我想,我們之間的比賽不用太復雜,各自做一道菜就足夠了。”

     念冰與小天對視一眼,會心的一笑,道:“正是如此,請。”

     此時,主持人已經沒有再阻攔的理由,趕忙讓開一邊,念冰和小天這對宿命中的對手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各自走向了精金廚具之后,工作人員立刻將各種做菜的材料送了上來。

     兩個人都沒有立刻開始行動,兩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一堆材料之上,他們似乎在思考著,也在觀察著,雖然觀戰的平民們數量極多,但在這個時候,整座皇家廣場卻沒有一絲聲音,大家都在期待著這一場顛峰對決的開始。

     看的最仔細的自然是十名評委,他們看到小天和念冰的專注眼神,都不禁默默的點了點頭,這種眼神,是只有最好的廚師才能具有的,只有將精神完全傾注于材料上,才能掌握好每一樣材料的特性,做出最美味的食物。

     注視足足持續了頓飯工夫,念冰和小天終于動了,他們幾乎同時來到材料前,小天取的是面粉,而念冰取的,則是一條里脊肉,每個人都僅僅取了這一樣東西而已。當他們重新回到廚案前時,不禁相視一笑,因為他們都明白對方是要用最簡單材料來體現出自己完美的廚藝,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已經不再需要幫手,因為幫手的廚藝畢竟無法與他們相比,哪怕只是一個細微的失誤,也將導致他們烹調的完美珍貴出現瑕疵。

     面粉加水,小天的雙手輕輕的插入那白皙的面粉之中,拌著清水開始緩慢的攪動,他的動作是那么柔和,修長的雙手沾染上面粉看上去卻依舊是那么和諧。

     念冰沒有動,只是將里脊肉平放在自己面前的廚案之上,低下頭,看著那粉嫩的鮮肉,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小天的動作依舊不快,但每一個動作看上去都是那么和諧,以順時針方向輕輕的攪和著面盆中的面粉,漸漸的,面粉已經凝聚成團,而小天的雙手上,竟然奇異的沒有使面粉有半分殘留,單是這一手工夫,就不是普通廚師能夠做到的。

     小天的手終于動的快了起來,雙掌輕振,將面團拋入空中,雙手奇妙的在面團上一撥,面團頓時高速旋轉起來,僅僅是快了那么一線,他的手,又變回了原來的速度,一掌接一掌,輕輕的拍擊在落下的面團上,將面團重新帶入面前一尺高的空中,他的手在拍出的時候,每一次都是在面團上輕輕一按一抹,面團被按出的凹陷立刻就會消失,又變回了圓形,面團開始圍繞著小天的身體旋轉,小天身體周圍逐漸帶起一股淡淡的白光,柔和的光芒似乎讓面團跳起了舞蹈,每一個動作都是如此的美妙。距離近的人可以看清,小天的手已經不在碰到面團了,面團在距離他雙手一寸外就會被輕輕的彈起。

     評審席上,烈廚神天久自豪的低聲道:“這就是陰陽調和太極手的最高境界,渾圓如一,面團在小天的手上,會被他雙手帶出的陰陽二氣所改變,呈現出面的完美。將陰陽調和太極手用在面上,是最好的選擇。”

     念冰依舊沒有動。還是看著面前地里脊,他低著頭,洗干凈的雙手落在那里脊上,如果有人能從下向上觀察他的面龐。就會發現,他臉上的神色在不斷地變化著,忽喜忽憂。

     查極似乎沒有聽到烈廚天久的話一般,目光牢牢的落在自己弟子的身上,臉上逐漸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雖然念冰似乎還什么都沒有做,但是,這位曾經是廚藝界第一天才的鬼廚,卻從自己弟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奇特的氣息,那是他一直追尋的氣息啊!

     小天的動作變了。他右手突然前伸,左手回拉。面團在他身前停滯了一下,緊接著,他雙手回收,立刻又向兩邊牽引,頓時將面團拉成了一個長條。小天的身體開始旋轉起來,腳下踏著奇異曼妙地步伐,身體每一次旋轉。手中的面就會彈跳幾下,那似乎始終都只是一長條地面,已經逐漸的分散著。

     他的動作依舊是那么柔和,但柔和的動作卻變得快捷起來,漸漸的,人們只能看到他旋轉的身體化為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卻再也看不到他地身體了,渾圓如一,陰陽調和太極手已經在小天的掌控下達到了最高的顛峰。

     就在這個時候。念冰終于動了,他的右手在面前的里脊肉上輕抹三次,在沒有使用任何廚具的情況下。肉已經被分成了四段。

     烈廚天久有些疑惑的向身旁的查極低聲問道:“怎么,你這個徒弟不準備使用你最擅長的龍雩集舞刀法么?”

     查極微微一笑,道:“你地弟子用的也不是你擅長的潔火夕照刀法啊!孩子們都已經長大了,他們都有著自己地想法,我們只需要看下去就足夠了。”

     念冰眼中神光一閃,面前均勻分開的四塊里脊肉已經飄上了半空之中,念冰雙手輕彈,四小團火焰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四塊里脊之下,火焰的光芒和大小完全一樣,并沒有任何區別,而那四塊里脊肉卻已經開始了緩慢的旋轉。

     念冰沒有動,只是目光從第一塊里脊肉移動到最后一塊,在每一塊里脊肉上停留的時間都是相同的,此時,眾評委們終于看到,念冰在注視每一塊里脊肉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不相同,而火焰也會在他注視的時候發生一些細微的變化。

     駝廚紫修疑惑的道:“念冰這小子不是只是要烤肉吧。就算他能用魔法使烤肉出現各種不同的味道,也不可能與小天的陰陽調和太極手媲美啊!要知道,以渾圓如一境界做出的面,味道雖然只是一種,但卻幾乎囊括了所有味道的變化,那才是廚藝的極致啊!”

     查極微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而冰潔也正在看他,當初,查極退出廚藝界,就是因為簡單的烤肉,那時候,他也認為烤肉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但最后,他卻就輸在了那一條里脊肉上,查極的眼眶有些濕潤了,他明白,自己的弟子是要用這種方法來幫自己洗刷當年失敗的恥辱,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站起來。

     小天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他手中的面已經不見了,因為面已經落在剛剛開始沸騰的熱水之中,緊接著,小天做出了一個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的動作,他竟然將自己的雙手探入了沸水之中,開始了緩慢的動作。

     烈廚天久輕嘆一聲,道:“做面要以陰陽太極來調和,煮面也同樣如此,只有這樣,才是最完美的面條。”

     淡淡的肉香逐漸從念冰那四團火焰中上的里脊飄散而出,里脊在均勻的烘烤之下已經變成了金黃色,雖然從香味兒來看,念冰似乎占了上風,但在座的評委除了查極對他依舊有信心以外,其余的九人都已經不看好念冰了。

     這場比賽進行的很快,當念冰的四塊烤肉落入盤子之中時,小天的面也剛剛入碗,簡單的面,沒有任何配料,只有半碗淡淡的面湯,沒有加調料的面能好吃么?當然不能,小天這碗面的調料,就是他的陰陽調和太極手。

     面,由小天親自端上了評審席,此時。評委已經變成了十一位,多的一位,就是先前準備頒獎地奧蘭帝國國王。

     念冰走在小天后面,他的盤子里只是簡單的四塊金黃色烤肉。從烤肉的角度來看。純瘦地里脊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一般的廚師也知道,只有肥瘦相宜的肉類才適合烤制。但念冰卻偏偏選擇了里脊,這也是評委們大多不看好他的原因之一.

     此時,與念冰一起來到奧蘭城的八女都已經來到了比賽臺下,她們都靜靜的注視著,念冰在走上評審臺時看了她們一眼,他的眼中只有一種東西,那就是信心。

     一大碗面被均勻的分成十一份,所有評委幾乎同時開始吃面。面一入口,眾人盡皆色變。即使是小天的師傅烈廚天久也不例外。

     吃一小碗面自然用不了多長時間,但如果只是三次呼吸地時間就令人不顧滾燙而全部吃下的話,就足以證明了這位廚師地技藝有多么高超。

     查極微笑著向小天點了點頭,“好一個陰陽調和太極手,這是我有生以來吃過最美味的面食。你師傅說的對,陰陽調和之下,渾圓如一的面。擁有著世間無限的味道延伸,這回味,恐怕也足夠我消受一天的時間了。我只能想出完美二字來形容。評論廚藝的高下,本來應該從色、香、味、意、形五方面來評價,但是,你這碗面雖然只體現出了味之一字,卻已經足夠了,它代表了所有地東西,也超越了所有的東西。天久啊!你能收到這么好的一位弟子。我真為你高興。”

     烈廚天久深深的看了小天一眼,他只說了一句話,“不論輸贏。從現在開始,你都是我正式的弟子。”

     別人或許以為烈廚這句不論輸贏只是看在查極的面子上客氣一下,但烈廚天久自己卻知道,念冰的烤肉絕不簡單,雖然從表面上連他也看不出什么,但從查極那自信的表情上,他卻明白,小天想獲得勝利并不容易。

     小天恭敬的向眾位評委們行禮后退到一旁,念冰來到了他原本地位置,將手中的盤子放在桌子上,藍色的幽光突然出現,在他五指間跳動,只是一瞬間,四塊肉,都被分成了均勻地十二份。

     紫修疑惑的道:“你是讓我們每個人都品嘗四塊肉么?難道你這四塊烤肉還有什么不同?”

     念冰微微一笑,道:“試過您就知道了。”

     評委們帶著疑惑的心情動起手來,小天也在專注的看著,念冰除了十一位評委外,將最后一份四小塊烤肉遞到了他手上,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烈廚天久最迫不及待的開始品嘗,他非常想知道查極的信心究竟從何而來,當第一塊烤肉進入他口中之時,他的表情突然凝固了一下,緊接著,臉上流露出一絲和煦的微笑似乎很興奮似的,當他吃下第二塊烤肉,臉上的表情頓時一變,眉頭緊皺,似乎強忍著怒火。而當他吃下第三塊烤肉后,他的表情從憤怒變成了悲傷,眼中的光芒頓時黯淡了許多,吃下最后一塊烤肉,烈廚天久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十二個人都吃了四塊烤肉,他們臉上表情之豐富,絲毫不下于烈廚神,只不過喜怒表現的順序并不一樣而已。

     念冰開口了,他的聲音很平和,但卻傳入奧蘭皇家廣場上每一個人的耳中,“我所探詢到的廚藝顛峰其實可以用兩個字來概括,那就是情緒。每一名廚師,在用不同的情緒制作菜肴的時候,做出的菜肴在味道上都會有變化,心情好的時候,或許他們會做出美食,而心情不好的時候,食物的味道就會大幅度的降低。一名普通的廚師如果想提升自己的廚藝,那么,控制情緒就非常重要,只要學會專注,那么,他們的廚藝就會提升到另一個境界。專注,正是情緒的一種。但卻并不是真正的找到了廚藝的奧秘。每一種情緒,都可以由制作食物的廚師施加在自己的烹調之中,如果能充分體現出每一種情緒的奧妙,那么,即使是負面情緒,依舊能做出美食,以情緒來感染,去感知所有材料所擁有的情緒,并在自己的控制下使情緒在廚藝中變得完美,這就是廚藝真正的顛峰。陰陽調和太極手,雖然可以使美味擁有無數味道,變得渾圓如一,但是,卻不可能包括情緒。我今天烤的四塊肉,從表面看,烹飪的方法是完全一樣的,但是,在烤著四塊肉的時候,我卻分別在不同的情緒下完成,里脊感染了我的情緒,烤肉的火焰同時也感染了我的情緒,我的情緒就是它們最好的調料。因此,這四塊肉分別具有了喜、怒、哀、樂四種不同的情緒味道。我感染了食物,而食物又感染了吃它的人,這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念冰的一席話使平民們懵懂,但卻使所有的廚師全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天似乎是最快醒悟過來的一個,走到念冰面前,他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輸了。原來,你竟然真的找到了什么才是廚藝的顛峰。情緒,好一個情緒。”

     念冰微笑道:“或許,這也并不是真正的顛峰,但是,如果一名廚師能夠把握好自己情緒的結合,那么,廚藝就將提升到另一個境界。情緒,就是這個新境界的代表。我今天所做的烤肉,在味道上未必能與你的面相比,但是,我要傳達的是一個新的理念,我想,這對你來說應該有一定的幫助。”

     小天點了點頭,道:“念冰,謝謝你,你讓我明白了很多東西。創造陰陽調和太極手的祖師,是以做饅頭為生的,他將陰陽調和太極手做出了最香甜的饅頭,在秘本中記載,當他的愛人離他而去時,他做出的饅頭卻出現了苦澀的味道,從那時開始,他的廚藝生涯就結束了。現在我終于明白這是為什么,就是因為,他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與廚藝相合。你的話,已經將我帶入了一個新的領域。廚神之名,非你莫屬。”

     念冰的目光看向查極,查極也正在看著他,師徒二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百镀一下“冰火魔廚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 庄牛网配资 贵州11选5 一本道超级名模第84 福建22选5 p3试机号 短线股票推荐公园花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纯旭配资 股米网 吉林时时彩 股票涨跌怎么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