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冰火魔廚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二百五十五章 廚神大賽

作者:唐家三少所屬:玄幻魔法書名:冰火魔廚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念冰為首,在念冰身后,跟著的,正是奧蘭帝國前任宰相,化名諾爾的智慧之女洛柔,再后面,是鳳女、藍晨、龍靈、生命之神卡奧、死亡之神天香,以及貓貓和木晶。---手機端閱讀請登陸 M.ZHUAJI.ORG---八女在一年前才全部聚集在一起,可讓念冰為難不少。他本來只有三位妻子,但卡奧和天香的到來,卻不得不讓這個數字由三變成了五,連念冰也不知道卡奧和天香跟自己的三位妻子說了些什么,鳳女、藍晨和龍靈她們不但同意她們加入,而且,現在卡奧和天香隱隱已經成為了眾女之首。而我們堂堂的情緒之神念冰,現在卻是整個家中最可憐的廚師,每天,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完成三頓飯,讓自己的這些妻子們品嘗。

     貓貓一直跟著念冰,白人一族已經毀滅,她根本就沒有其他的地方去,念冰也不舍得讓她一個人流浪,即使她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但是,在念冰心中,她卻始終都是那個小妹妹。至于洛柔和木晶,她們倆好象約好了似的,一年前,直接找到了念冰等人隱居的地方,念冰選擇的隱居之所,就是在冰月帝國的桃花林中,查極對他有再造之恩,他永遠也不會忘記自己的那位鬼廚師傅帶給自己的一切。因此,他就帶著妻子們與查極冰潔夫妻做了鄰居。

     洛柔和木晶的到來,引起了念冰妻子們的一些不滿,但洛柔和木晶都極為乖巧。一點也沒有以前高位者的樣子,不但刻意和念冰保持距離,還主動承擔起了一些家中地家務,一年的時間過去了。她們用自己的表現,贏得了鳳女等人的贊賞,現在,已經基本融入了這個大家庭之中。

     作為眾香國中唯一地男子,念冰并沒有過上如同帝王般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就像一個可憐的小奴隸,為自己的女主人們每天忙前忙后的做飯。本來,他是不需要有這種待遇的,但天香卻說。如果不對念冰苛刻一點,以他神的實力。肯定會欺負她們這群可憐的女孩子,因此,念冰就成了家中唯一的廚師,直到洛柔和木晶到來后,他才不用再做洗碗地工作,終于變得輕松了一些。

     每到晚上,念冰立刻就會從奴隸變成主人。貓貓曾經好奇的問過,為什么五位姐姐每天晚上都要抽簽呢?很久以后,在一個卡奧和天香稱為圣誕節地日子里,貓貓才真正的明白過來。

     卡奧以念冰的身體為由,每天晚上陪伴他的,只能是一名妻子,只有當念冰做出了什么絕世好菜,才能得到兩位妻子的獎勵。這也成為了念冰生活中最大的樂趣。

     沒有了權力的斗爭,沒有了刻骨地仇恨。生活雖然平淡有序,但念冰卻過得異常滿足,父親融天并沒有真的回融家去。而是選擇留在了冰神塔陪伴自己的妻子,念冰隱居的地方到冰神塔進的很,只需要簡單的一個傳送魔法,他就隨時能去看望自己的父母。而現在冰神塔在冰靈的改革下,也已經沒有了以前那不允許結婚的條例,首先得到實惠地,就是冰月帝國魔法師工會。要知道,冰神塔中不論男女冰雪祭祀,都有著出色的容貌阿!

     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念冰感覺,這三年似乎過地很快很快,似乎與神人一戰還在眼前似的,但三年的青淡生活,又使他已經近乎忘記了自己情緒之神的身份,仿佛,自己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廚師而已。今年他又有了新的可以興奮的地方,一路行來,他目光落在最多的,就是龍靈的小腹。念冰雖然有五位妻子,但卡奧和天香都是由元素凝結成的實體,雖然表面上與平常人無異,但她們卻并不具有生育能力。而作為冰鳳凰和火鳳凰,藍晨和鳳女雖然能夠生育,但她們懷孕的幾率卻小的可憐,雖然念冰一直努力著,但到現在也還沒見她們肚子有什么動靜。而就在幾個月前,桃花林中卻傳來兩個喜訊,一個,就是龍靈懷上了念冰的孩子,新的小生命就要誕生了。而另外一個,卻是來自查極和冰潔夫婦,念冰所說的枯木逢春變成了現實,老查極不負眾望,終于讓這位曾經是冰雪女神祭祀的妻子成功懷上了自己的骨血。這一對師徒同時大喜,不良的二人背著妻子偷偷定下了指腹為婚的親事,而且,還是查極主動提出的。

     本來,念冰還是有些猶豫的,畢竟,查極是自己的師傅,在輩分上可就亂了。但查極卻說,他們是街坊,可以按街坊輩算各論各的。

     念冰一是不忍違逆師傅的好意,再看到恢復年輕的查極足夠英俊,而他的妻子前任冰雪女神祭祀冰潔也是一位絕色美女,不論生男生女,應該都是很不錯的,因此也就同意了。查極的想法更為直接,在他看來,念冰的基因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人類所能擁有的最佳基因,沒有誰能與他相比,而龍靈又是那么溫柔美麗的一個女孩子,他們生下的孩子,必然是鐘靈天下之秀,雖然輩分亂了點,但要是成功配對,自然是最好的選擇。因此,查極在剛一知道龍靈也懷孕的消息后,立刻就和念冰確定了這門婚事,念冰感念師傅的恩情,自然不會拒絕。

     現在,龍靈也成了眾女中的重點保護對象,一路而來,不論在飛行還是在步行的時候,鳳女、藍晨、卡奧、天香都會特意將她護在中央,就連念冰想碰龍靈一下,都要經過四女的同意才行,在這個大家庭中,一個新的生命誕生,將帶來的,是全新的生機啊!

     隱居三年,念冰唯一還未完成的愿望,就是和小天在廚藝上的一戰。本來他是想和師傅查極一起來地,但查極卻執意要帶著冰潔早出來幾天,說是要先見見幾位老朋友,念冰知道。自己的師傅現在也應該就在這座奧蘭城之中才對。

     五年一度的廚神大賽即將開始了,念冰回想起當年在華龍廚藝挑戰賽時和小天那未完的對決,心情就不禁一陣激蕩。

     小天,你是不是也在期待著我地出現呢?這一次,我絕不會再讓你失望自擇就就由我們之間的顛峰對決,來決定這場廚神大賽的勝利者,也一同去攀登廚藝的顛峰。

     奧蘭城一座普通的旅店里,一身黑色長袍的年輕人正坐在自己的房間中閉目養神,他有著一雙特殊的手。看上去極為細膩,即使女人也不可能擁有如此白皙的一雙手。他的手指非常修長,手掌雖然說不上寬厚,卻恰倒好處,似乎有一層牛奶般地光華在手掌上流轉著。

     門開,一名女子悄無聲息的從外面走了進來,她地腳步很輕,悄悄的來到閉目養神的男子背后。雙手按上了他的肩膀,輕輕的揉捏著。

     男子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緩緩掙開眼睛,抬手按住肩膀上那雙柔若無骨的玉手,道:“你回來了,現在報名情況如何?”

     女子輕嘆一聲,道:“沒有他。五年了,他沒有任何消息,你還是那么執意要等待他地出現么?”

     男子眼中閃過一道耀眼的光華。看著自己的雙手,道:“我終于將陰陽調和太極手練到了極限,與五年前相比。我的廚藝現在才算的上大成。但是,如果我不能戰勝他,那么,我就永遠不是真正的廚神。廚藝界高手眾多,但真正能夠讓我視為對手的,也只有他而已。師傅當年教導我廚藝的時候就曾說過,如果我不能戰勝鬼廚查極或者他的弟子,那么,我就不能自稱為烈廚神地弟子,漠漠,你應該很明白我的期盼。”

     漠漠彎下腰,將臉貼上小天的面頰,道:“那如果他永遠都不出現呢?你就一直這樣等下去沒?小天,我不想看到你因為他沒出現而失望。”

     小天微微一笑,但他地眼神卻是異常堅定的,“是的,我會一直等下去,即使每一次都是失望,但我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想法。這是我一生最大的心愿啊!五年才有一次的機會,我有預感,這一次他一定會出現的。我相信,他有著和我一樣的想法,雖然我們并沒有仔細的交流過什么,但是,我們都是一類人,作為一名優秀的廚師,我們都渴望著與對方一戰。我一直在等待著今天的到來,念冰未嘗就不是呢?我以武入廚,已經將廚藝修煉到了極限,而他以魔法入廚,不知道現在練到了什么程度。五年了,念冰,不要讓你冰火魔廚的名聲繼續失落啊!”

     奧蘭帝國皇宮前,巨大的廣場成扇形向外延伸著,在廣場靠皇宮的一面,早已經擺下了百張廚臺,這里,就將是廚神大賽進行的地方。而在所有廚臺最中央的地方,圍攏著一個高約三丈,直徑達五丈的巨大青臺,平臺上也有兩張廚案和各種廚師所需要的工具,這兩張廚案和那些工具,竟然完全都是金色的,稍微有點廚藝知識的廚師都知道,那雖然并不是黃金打造的廚具,但卻是廚神大賽決賽時專用的精金廚神裝備,由特殊的合金制作而成,能夠最大程度的體現出美食的所有微妙之處,保留住最原始的營養成分。仰光大陸上的每一名廚師都以能夠使用這套精金廚神裝備為最大的榮耀,在廚藝界來說,這就是真正的神器。每一界廚神大賽,都是由廚藝界元老們組成的廚神協會來主辦,而這兩套精金廚神裝備,也一直都是由廚神協會來保存的,只有五年一度的廚神大賽才會取出,供最后進入決賽的兩名廚師使用。也正是因為精金廚神裝備的稀有,才使得它所代表了最高的榮譽感,在陽光的照射下,全套廚神精金裝備閃耀著奪目的光彩,即使是奧蘭皇家廣場站在最外面的平民也能清晰的看到它們的存在。

     五年一度的廚神大賽就要開始了,平民們看的只是一個熱鬧,而廚藝界的元老們看的,卻是廚藝界能否繼小天之后再出現一些新的人才。大陸的和青,使廚藝界的發展極為迅速,基本上每五年,都會提升到一個新的臺階,各種新奇的廚藝層出不窮,雖然未必都是頂級廚藝,但對廚藝界還是有著不小的推動作用,也正是因為如此,廚神大賽才變得越來越受到四大帝國的重視。

     奧蘭城的民眾們在至少一萬名士兵的監督下,已經開始在奧蘭皇家廣場周圍有序的排列起來,奧蘭城難得有這樣的盛世,放眼望去,人頭攢動,密密麻麻的,就連奧蘭帝國第一大廣場,也很難承受如此多人的簇擁,在有序的指揮下,來晚的平民只能在遠方觀看了,雖然他們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象,但卻依舊沒有人愿意離開。

     清晨的太陽光芒還很柔和,陽光帶來的溫暖是觀戰的平民們氣氛越來越熱烈,一些熟悉廚神大賽的人已經開始討論這一界最后將由誰獲得最后的冠軍,他們討論的話題,大多是圍繞著上界廚神小天而來的,五年前的廚神大賽,小天以他那神奇的陰陽調和太極手給廚藝界帶來了巨大的震撼,這號稱廚藝界第一手法的奇技,使廚藝界的元老們都為之驚嘆,一代新人勝舊人,很多廚藝界的元老都認為小天的技藝已經超過了當初廚藝界的一代鬼才鬼廚查極。

     “請大家靜一靜,比賽即將開始,希望大家能體現出我們奧蘭帝國的文明,給所有參賽選手留下一個最好的比賽環境。”一名年輕英俊的主持人蹬上了廚神大賽最后決賽的舞臺,用魔法擴音器將自己的聲音傳到廣場的每一個角落。民眾們的聲音漸漸低了下來,接近二十萬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這位主持人身上。

     主持人見場面已經控制住,微笑道:“好,謝謝大家對新一界廚神大賽的,首先,我要為大家介紹一下這次廚神大賽的規則以及我們現在所有的布置,以便大家進行觀賞。本界廚神大賽,我們特意請到了幾位廚藝界的前輩來作為評判,也只有他們才有資格來評定最后的廚神歸屬。我們很榮幸的請到了妙廚神明修大師,靈廚神那嚴大師,駝廚神紫修大師,烈廚神天久大師,以及消失在廚藝界多年,曾經執掌廚藝界牛耳,并多次獲得廚神大賽冠軍的鬼廚神查極大師。”說到最后五個字,主持故意提高了聲音,全場頓時一片嘩然。

     在這一界廚神大賽開始前,為了使廚神大賽的觀賞性更強,觀眾們也更加專業,廚神協會專門將前十界廚神大賽比賽冠軍,以及其特點都用文字張貼出來,并詳細的介紹了這些曾經的廚神都有什么樣的能力,以及他們對廚藝界的貢獻。在這前十界的介紹中,民眾們看到最多的名字,就是鬼廚查極,十界中有五界冠軍都是他所獲得啊!查極在廚藝界一致被認為是曾經的一代天驕,未來也不太可能有人能超越他。直到小天的陰陽調和太極手出現,廚藝界的元老們才認為有一名能與查極媲美的天才現身了。此時,聽到主持人說鬼廚查極來到了比賽現場,這些觀眾們怎么能不驚訝呢,他們的目光都落在主比賽臺后一個長條形地貴賓席上,評委們都在那里。他們在尋覓著,尋覓哪一位才是鬼廚查極。

     五位曾經的廚神全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查極早幾天已經來到了這里,這次廚神大賽一共有十名評委。除了五位廚神以外,還有五名廚藝界的元老名宿,雖然查極隱匿多年不出,但他依舊站在五名廚神正中央。

     “好,我們感謝各位廚神地光臨,他們的到來,必然能使這界廚神大賽變得光耀仰光。”

     熱烈的掌聲響澈整座廣場,每一名觀眾都在高聲的吶喊歡呼著,五位廚神向觀眾們揮了揮手,除了中間的查極是中年人外表以外。其他四位廚神都已經顯得蒼老了。

     掌聲收歇后,主持人繼續道:“本界比賽與往界一樣。所有選手同臺競技,廚神大賽最大的看點,就是一天之內,即將決定廚神的歸屬。上午,將由所有百余名廚師同時進行比賽,分為五場,分別是涼菜、熱菜、湯、面點、特殊廚藝五項。每一名參賽的廚師都必須要經歷這五項比賽。通過各項評定后,再進入最后的決賽。進入最后決賽的只能有十個人,這十個人中,有五個就是五場比賽地單場冠軍,而另外五個名額則從五場比賽積分中除了五個冠軍外綜合積分最高的人選出。最后十人再通過決賽來定下名次。在進行決賽時,十名決賽選手同樣要做出涼菜、熱菜、湯、面點和特殊廚藝。再經過綜合評定,以分數決定先后,其中有一個苛刻地條件,如果最后獲得總冠軍的人沒有獲得五項比賽中任何一個冠軍。那么,雖然他是優勝者,卻不能被冠以廚神的稱號。畢竟。沒有一項冠絕群倫的技藝,又怎么能被稱為廚神呢?當然,決賽人數不一定就是十個人,如果同一人獲得兩個單場冠軍,決賽人數自然就會減少一個,以此類推。不過,從有廚神大賽開始,還沒有一個人能夠同時獲得五個單場冠軍,如果是那樣的話,最后的決賽也就沒必要舉行了。廚神大賽的第一條規則就是,如果出現了一位能夠同時獲得五個單場冠軍地廚藝天才,那么,決賽就將取消,他也會被冠以圣廚神的稱號。”

     在主持人宣讀比賽規則的同時,貴賓席上也并不平靜,“老查極,快從實招來,你這些年到底干什么去了?我們都老了,你怎么還是以前那副德性?”駝廚神沒好氣的瞪著查極,眼中滿是羨慕之色。

     查極嘿嘿一笑,道:“駝子,你現在還像以前那么色么?估計你已經舉而不堅了吧。”

     馱廚紫修怒道:“你才舉而不堅,你這個老不死的,一消失就是二十多年,回來就取笑我。”

     靈廚那嚴微笑道:“他也不是故意要取笑你的,誰讓你從小色到老,始終就沒有改變呢?不過,我看你水平還真沒有查極高,你看人家保養的多好,我們都老了,他卻留住了青春,而且,人家都這么大年紀了,還能有孩子,不佩服是不行啊!”

     幾位廚神的目光都不禁落在不遠處的冰潔身上,看著她那已經微微突起地小腹,眼中滿是羨慕之色,冰潔俏臉微紅,扭過頭不看這些老家伙,但心中卻充滿了甜蜜,連她自己都沒想到,和查極到了這個年紀,居然還能有孩子,一想到這些,心里就不禁暗暗感激念冰。

     駝廚紫修臉上突然堆滿了笑容,湊到查極耳邊低聲道:“老哥,教教小弟吧,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也知道,兄弟我一生雖然御女無數,但就是沒有個孩子,這是我最大的痛苦。”

     查極聳了聳肩膀,得意地道:“想知道么?就不告訴你,你剛才不是還很囂張的樣子。”

     紫修老臉一紅,“大家都是老兄弟了,你不會這么吝嗇吧。”

     查極笑道:“不是我說,駝子,你都一大把年紀了,也該收收心好好養老了,整天還琢磨著男女之事,可不像我們這個年紀的人該做的。”

     紫修傲然道:“駝子我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人生苦短,活的精彩才是最重要的,絕不能浪費一點時間。”

     “你們是來討論泡女人地。還是來看比賽的?”一個有些低沉的聲音從一旁響起,此人坐在查極的另一邊,一身紫色地長袍,白發白髯。雙目不火自威,此時正皺著眉頭看著查極三人,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妙廚神明修也趕忙道:“我們先看比賽吧,老烈,你可別發脾氣。”

     紫修哼了一聲,道:“老烈,你要是想攪和了比賽,你就再大點聲喊好了,你這壞脾氣啊,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改改。我們這一幫老兄弟都多少年沒有聚在一起了,我知道。那個叫小天的小子是你徒弟,現在他出盡了風頭,你還不滿足么?”

     烈廚神天久淡然道:“他還不是我的徒弟,我不承認。什么時候,他能夠戰勝老查極,說不定我會認下他吧。”

     查極失笑道:“我?我可不行嘍。廚藝放下多年,別說是你那出色的弟子。就是你們隨便一個,也比我強的多了。我現在已經不是心高爭勝的年紀,只想好好的過上幾年平淡的日子,等孩子出世后,做個好父親,這就足夠了。”

     烈廚天久冷然道:“查極,你壓了我一輩子,媽的,想起來我就窩火。我不管,要是今天我徒弟獲得圣廚神地名號,總有向你挑戰的資格了吧。你一定要應戰。給我個報仇地機會。”

     查極呵呵一笑,道:“天久,你還是對勝負看的那么重。剛才你還不承認,現在又說人家是你徒弟了?圣廚神,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吧。”

     烈廚天久道:“你指望你那個弟子么?我聽小天說過,你那個弟子確實很不錯,但我相信,小天一定能勝過他,我們身上的一切絕對不會在我的弟子身上重演,小天從五歲開始跟我學廚,到現在已經二十年了,他的努力,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查極聳了聳肩膀道:“我那不屑弟子現在還不知道在哪里,我都沒看到他來參賽呢,說不定,小天真能獲得五場第一,得到圣廚神的名號。不過,即使是那樣,我也不會接受他地挑戰,我老拉,沒有銳氣了,我認輸行不?”他嘴上雖然說的輕松,但心里卻開始罵起念冰了,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但到現在念冰卻依舊沒有出現,真不知道這個小子在干什么。

     “你,查極,你墮落了。”烈廚神的氣息開始變得有些不穩,其他幾位廚神都知道,這是他那暴脾氣即將發作的跡象。

     正在這時,查極從懷中摸出一個小葫蘆,神神秘秘的遞到烈廚天久面前,道:“知道這是什么不?”

     烈廚鼻子動了動,但葫蘆的密封顯然很好,并不能聞到其中的味道,但他的眼睛還是亮了起來,急道:“是酒么?”

     查極嘿嘿一笑,道:“你這烈廚的名頭不僅來自于脾氣,同時,還來自于你喜歡喝烈酒,可惜,我這并不是什么烈酒,只是普通地酒而已。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先前還一臉正氣的天久一聽到酒這個字,臉色頓時變了,有些尷尬的吞咽了一頭吐沫,低聲道:“我們是評委,現在喝酒不太好吧。”

     查極強忍著笑意,道:“那你就裝正經吧,我們喝好了。”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開了葫蘆上地木塞。頓時,一股濃郁的香氣飄散而出,香味兒雖然很濃,但卻并不膩人,反而給人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幾位廚神都是識貨之人,一聞到這股味道,眼中頓時都流露出吃驚之色,駝廚紫修瞪大了眼睛,用力吸了幾下鼻子,“老大,你消失這些年原來是去釀百花露了,我靠,你真是太強了,居然弄出了這種仙釀。快,給我嘗嘗。”他的手還沒遞出,另一只更快的手卻已經一把搶過了葫蘆,正是烈廚天久。這位烈廚神就像捧真珍寶一般,小心翼翼的將葫蘆湊到自己面前,“這,是瓊漿啊!哪兒能用酒來形容。”

     妙廚沒動,但駝廚和靈廚卻同時站了起來,向烈廚神撲去,高喊著分享的口號。

     “不給,不給。”烈廚天久就像個孩子似的,將葫蘆摟在自己懷里彎下腰擋住另外兩名廚神的手,幸好幾位廚藝界的元老還沒來,否則,看到這幾位廚神居然搶起了東西,不知道會怎么想。

     烈廚天久一邊抵擋著兩位廚神的搶奪,一邊道:“查極,你說吧,要什么條件來換,我要定這一葫蘆的百花露了。你也知道我最好酒,如此瓊漿,怎么能落在俗人手中。”

     “你說誰是俗人?”紫修和那嚴異口同聲的道,攻擊的雙手更加快捷了。

     查極嘿嘿一笑,有些猥褻的道:“那我要陰陽調和太極手的修煉方法,你給不給?”

     紫修和那嚴同時楞了一下,停下爭搶的手,他們大多只是鬧著玩而已,如果烈廚天久真的肯用陰陽調和太極手的修煉秘本來換取百花露,他們確實沒有搶奪的理由。

     烈廚神重新坐好身形,看著查極,眼中流露出一絲猶豫之色,陰陽調和太極手的修煉方法對他來說絕對是最寶貴的東西,但是,這一葫貞百花露的價值卻絕不比陰陽調和太極手低。百花露的釀制方法,他們都知道,但是,誰也無法釀制出這絕世瓊漿,同時找到百種奇花異草實在太困難了,釀制的時候每一個步驟都極為重要,葫蘆中百花露散發出的香氣,不但足夠百花,而且很明顯其中都是些珍惜的花卉為原料。作為一生嗜好只有酒的烈廚神,他多么希望能夠擁有這一葫蘆百花露啊!

     看著烈廚天久猶豫的樣子,查極哈哈一笑,道:“行了,我是跟你開玩笑的,這一葫蘆百花露就送給你又何妨。來來來,人人有份。我們這些老兄弟,這么多年不見,就算送給你們的見面禮吧。”說著,他像變魔術似的,從懷中接連取出幾個葫蘆,分別遞給其他三位廚神。百镀一下“冰火魔廚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 陕西11选5 在线日本女优观看 南昌股票配资 免费股票推荐微信群 一本道伦理图片 半全场 三级片明星 北京快乐8 篮球比分188直播吧 6场半全场 北单比分开奖赔率 3d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