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女生小說 > 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一百六十二章,陰謀會

作者:暗丶修蘭所屬:女生小說書名: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你是說,八尺鏡?”

     奈奈子吃驚地重復了一遍小囧的話。

     “只是推測,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還不能確定。”

     小囧不會給出肯定的回答,作為機關人。它永遠都抱著懷疑的態度。

     “對了,純子姐姐讓我叫你們進去。現在正要面見關長。”奈奈子此時開口,剛剛的打岔讓她忘了出來的目的,我點點頭正要往里面走的時候,奈奈子忽然提醒道,“嗯。順便說一下,關長是個不怎么和氣的老頭……”

     很快我就明白了奈奈子口中,不怎么和氣是什么意思。跟著奈奈子往關長的辦公室走,還沒到辦公室前,就聽見里面傳來大呼小叫的聲音。

     “喂喂,木梁純子小姐,你是什么意思?難不成你是說我有意包庇和縱容從關島逃出來的犯人嗎?我想你這么想就已經非常可怕了,為什么要這么想?我在這個位子上已經坐了整整三十年,你知道三十年是什么意思嗎?我在四十歲準備競選內務部部長的時候,被該死的上層派到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在這里,我每天面對的都是妖怪。妖怪,妖怪!然而,我依然盡心盡責地在工作,為了什么?為的就是保護我們人民的安全,可你現在居然說我縱容妖怪出逃?還說我有隱瞞,天啊,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好欺負?”

     小囧一字不差地翻譯。當然這老頭的口氣還得我自己想象。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不滿地喊聲:“干什么?難道不知道我正在會談嗎?真是該死,為什么每個人都要給我找這么多的麻煩!進來吧!”

     我們推開門,眼前看見的是木梁純子以及站在她面前,一個氣急敗壞的老頭兒。

     禿頂,當然不是完全禿了,還剩下了幾根頭發。很精瘦的樣子,穿著白襯衫

     “鈴木關長,這位就是協助我們外務部辦案,來自中國的萬林先生。”

     奈奈子開口介紹我。

     鈴木老頭瞅了瞅我后說道:“坐吧。”

     讓我意外的是,一般來說,作為海關關長,或者是外交大使這種職位的人,應該是通曉多國語言,在靈異圈子里,日本作為島國,一直都和中國保持比較緊密的關系,會說中文應該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連檔案室的酒鬼老頭都會說一口流利的中文,這個叫鈴木的老頭中文居然這么夾生,出乎了我的意料。

     坐下后,奈奈子將剛剛在外面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我分明看見鈴木老頭的臉色微微一變,顯得有些緊張。來向撲劃。

     木梁純子用手指輕輕地點了點桌子,抬起頭笑道:“鈴木關長,我想剛剛的事情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吧。”

     “我,我并不知道這些事情。在我們出入境管理的這一方面,經常會出現一些意料之外的情況,這并不能說明就是我的問題……”

     他的氣焰沒那么囂張。

     “所謂失職,我來解釋一下這個詞的意思。就是在你本應該做到的事情卻沒有做到,應該管好的地方卻沒有管好。這一畝三分地乃是你的轄區范圍內,出現了關島的逃犯,而且是在我們外務部將通緝令已經發過來的情況下依然沒有發現。我想,失職這個詞用在你身上再合適不過了!而對于蘆屋大人來說,失職代表的將是可怕的降級,你也許連這個小小的關長位置也保不住了。而且,你以為你所隱瞞的那些事情真的能瞞的住嗎?如果你現在不告訴我們,那等到蘆屋大人親自來問你的時候,可就不僅僅是一句不知道就能解決的了。”

     木梁純子說完站起身來,對方搖著頭,看起來還是不想說的樣子,隨后我們幾人離開了房間,出去之后站在旁邊的走廊上,木梁純子開口說道:“等一等。”

     她摸出一張順風耳符,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了下來。

     “我之前在他的辦公桌底下貼了一張順風耳符,鈴木肯定有問題,等一下就能見分曉了。”

     時間約莫過了五分鐘。鈴木的辦公室里傳來了奇怪的說話聲……

     “您在啊,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說。”

     這是鈴木的聲音,而且一開口就稱呼對方為您,看起來好像是打電話的感覺。

     “之前您讓我安排那一批妖怪出境,本來事情已經處理的非常好,大部分妖怪已經辦完了出境手續,隨時可以離開,但是現在發生了一些意外。今天,木梁純子帶著那個中國人,還有手下的奈奈子來了我這里。是的,就是他們三個,我當然是否認了我在幫助這些妖怪。但是沒想到那個中國人,居然在外面的大廳里發現了淇虎,并且動了手。這,這不能算是我的錯吧,我已經讓它們都喬裝過了,可還是被發現了。您一定要幫我,我不想連這個位置都保不住,您當時答應我,如果我幫助您的話,宗家那邊就會給予我極大的助力,我也許能夠當上內務部的次長……”

     鈴木果然和人有勾結,而且似乎正在揭開一個巨大的秘密。

     “您一定要幫忙,我是聽了您的吩咐才這么做的。請您一定要幫助我,好的,好的,那我就等您的消息了。是的,您放心,我不會透露出去任何細節,好的,那么晚上我來見您,就在老地方,好的,那么晚上見……”

     鈴木說話間掛斷了電話,聽見了電話落下的聲音。

     木梁純子想了想后說道:“現在還不能動手,光是這些話還不足以要挾的了鈴木,這老鬼非常精明,現在也只是忙中出錯,有些慌了神。我們正好放長線釣大魚,今天晚上跟著他,看看他到底去見誰。出入境關長的職務不算很低,隸屬于內務部次長的管轄,聽鈴木的口氣,似乎對方可以幫他做到次長的位置,這需要非常大的本事。直接任命內務部次長的人只有身為陰陽頭的蘆屋大人。但是幾大宗家的勢力也很強大,如果聯名向蘆屋大人引薦的話,鈴木是有可能被提拔為次長的。能夠說動幾大宗家的人,我想來想去,或許只有一個人……”

     不用說明,我們心里都知道,這個人肯定就是渡邊任一。

     夜里7點,鈴木坐著自己的車,一路向著東京歌舞伎一番街開去,我們跟在其后,坐在車里我笑道:“還真是會跳地方,這里我還是聽說過的,男人天堂是嗎?”

     木梁純子冷笑一聲說道:“沒以前熱鬧了,現在冷清很多了。好了,下來吧,我看見鈴木進了前面轉角的一家小酒吧。不過,那酒吧我們倆進去不方便,嗯,女人進去都不太方便,所以,要不你進去吧。保持聯系就行,同聲翻譯器你戴著,我讓一個翻譯官陪著你……”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這家鈴木進去的小酒吧上面寫著大大的“風俗店”幾個字……

     我才十八歲,這種地方還真是第一次進來,推開門后服務員就走了上來,熱情地問有沒有熟識的女子,我旁邊的翻譯官估計是常來了,熟門熟路地帶著我坐到了鈴木隔壁的包廂內,然后點了日本酒和威士忌,沒一會兒大批穿著和服的女子走了進來,香水味直沖鼻子,我靠墻坐著,聽著隔壁房間的動靜,只是四周吵鬧聲太厲害,有些聽不清,我借故起來上廁所,走到了隔壁包廂的門前,想將一張順風耳符塞進去,可就在此刻,一個甜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我想,你不會是這么一個無聊的男人吧。”

     我驚訝地回頭,看見雀晴站在了我的身后……百镀一下“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 秒速飞艇开奖规律 北京快乐8开奖时间 新疆11选5助手 河南快赢481杀号技巧 云南11选5推荐选号 安徽省福彩中心的地址 大神棋牌游戏下载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北斗导航股票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埋怨自己老公没本事 不会赚钱 甘肃十一选五任5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