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機書屋 > 女生小說 > 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三百二十一章,金剛墜

作者:暗丶修蘭所屬:女生小說書名: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段叔皺著眉頭,老熊的不配合其實也在我們的預料中,蹲下身子,段叔將手指輕輕地點在了對方的太陽穴上。

     “沒忘記吧?暗殺堂的折磨技巧。”

     段叔的手指開始發力,我見到靈氣透過手指尖傳遞進了老熊的腦中。

     “每個人的痛苦,都來自于大腦神經和中樞神經,所以有的人天生不怕痛,是因為痛覺神經不夠敏感,而這種折磨人的手段,無非就是為了提高一個人對痛覺的敏感程度,而在這方面,曾經的我是做的最好的。以靈力來控制你的神經。很快,簡單的觸碰,甚至是一陣風吹過你的臉都會讓你感覺到疼痛。”

     段叔說話的同時,老熊的表情已經開始變的有些猙獰起來,隨后段叔的手落在了老熊的脖子上,輕輕捏了捏,老熊的整個臉剎那間漲的通紅,嘴里不斷地低吼,似乎感覺到了極度的疼痛。

     “這才是剛剛開始,你所有經受過的訓練都足以讓你應付一場不打麻藥的手術所帶來的疼痛,但是我會將這種疼痛感提高十倍,甚至百倍。”

     段叔低聲說道。

     靈力不斷地傳入老熊的腦海中,老熊的臉色開始從通紅變成了紫色。終于開始忍受不住痛苦,慘叫起來。

     “告訴我,總部的位置,密令。緊急制動的陣法所需要的破解之法,說!”

     段叔低聲呵斥,老熊似乎已經開始神智不清,嘴里往外吐出白沫,嘴里含含糊糊地說著什么話。

     “噗……”

     就在此時,遠處暗中突然射來一發毒鏢,目標不是我和段叔,而是地上的老熊。毒鏢飛來的一刻,段叔已經有所感應,伸出手準確地用指甲將毒鏢彈飛。

     “我去看看。”

     我低聲說道,沖了過去,對方跑的很快,顯然也是唐門訓練有素的殺手,我追出數百米后對方在人流量比較大的街道上消失不見。

     可等我回到了唐門大分支的暗殺堂之前,卻沒看見任何一個人,老熊和石面三十虎不見了。段叔也不見了,除了地上還有一些之前我們打斗留下的痕跡,此外什么都沒有。

     “段叔!段叔!”

     我高聲喊了兩聲,可卻沒有聽到回應,他真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人怎么會平白無故就沒了?更何況我才離開了這么一小會兒,以段叔的本事,就算是唐凌峰親自出手也不至于能夠將其如此輕易地打敗,難道又有什么變故?

     我在四周搜尋了一下,什么線索都沒發現,萬般無奈之下只能回到了招待所內,卻看見貓仔他們都站在招待所門口,似乎在等我的樣子。

     “這是怎么了?”

     我奇怪地問道。

     貓在拿出了一個白色的信封,打開一看,里面塞著一封類似邀請函的東西,我接過來瞅了一眼,邀請函居然是唐門發來的,上面寫著三日之后,月圓之夜,唐門會大開門戶,請四方賓客臨門,共同見證唐門驚世之作的誕生。

     “這是誰給你們的?”

     我問道。

     “我們登記入住之后不久,有人從我們的門縫里塞進來,我們追出去之后卻沒追上此人,此人消失的很徹底。”

     大齊說道。

     我是沒搞明白唐門弄這一出是什么意思,為什么還要大開門戶,就怕我們找不到他們的總部是嗎?而且看樣子似乎邀請的人還不止我們幾個,到底在耍什么陰謀?

     正在我思索之際,路上卻傳來了呼喊聲,有幾個人似乎在吵架。

     “這是我先看見的,你搶什么?”“明明是給我的,你算哪根蔥,給我放下。”

     好像有好幾個人在搶東西,我走過去這么一看,卻見這幾個人搶的正是銀色的唐門邀請函!看來這東西還是限量的,除了我們幾個的之外,其他人卻不是人人都有。

     江湖中人好熱鬧,也希望在這些大會上能夠撞了大運,弄到點好處,所以神秘的唐門門戶一開,立馬就有人想進去見見世面。

     我手上也拿著銀色的邀請函,幾個正搶奪的人和外圍看熱鬧的人,很快就都盯上了我。

     “喂,小子你怎么也有邀請函?快點交出來!”

     沒搶到邀請函的人頓時圍上了我,我冷笑一聲,正打算出手教訓他們,卻聽見有人吼了起來。

     “都滾開點啊,都滾開點!”

     有人從人群后面擠了過來,引起了一陣騷亂。

     “你這人瞎擠什么!”

     有人不滿地喊道。

     我透過人群看了過去,先看見的是一個光禿禿的腦袋,接著是一張熟悉的臉,身上穿著僧衣,模樣有些邋遢,等他走到我的面前,我總算是看全了他的臉,吐口而出:“釋行。”

     之前在臺灣和他分開后,我們就各走各的路,沒想到還能在蜀中碰上,估計他也是來看熱鬧的。

     “你有邀請函啊,能帶我一個不?有多的不?”

     他笑著攬住我的肩膀問道。

     我聳了聳肩道:“就這么一張,你想要,他們那里倒是有一張,你能搶的話就搶唄。”冬木池劃。

     釋行連忙搖頭,口宣一聲符號,低聲說道:“這可不行,我不是這種人。怎么能搶人家的東西呢?不過這樣吧,幾位施主也不要爭搶了,貧僧愿意和你們賭一場,只要你們幾人能夠將我的腳拉起地面,哪怕只是一寸,我便輸了。反之則是我贏,我要是贏了就請將邀請函施于貧僧。”

     拿著邀請函的家伙冷笑道:“你這和尚是不是讀經讀傻了?和你賭有什么好處?我吃飽了和你賭啊!”

     釋行笑呵呵地說道:“幾位要是贏了的話,不僅我這位朋友的邀請函雙手奉上,還送給幾位數張風山王家所畫的頂級靈符,如何?”

     我莫名其妙就被釋行拉了進來,自己本來就只是看戲的,這可好,成了他的資助者。

     “喂喂,我可沒說過要幫你啊。”

     我低聲喝道。

     “咱們的關系,那是鐵的很!再說了,上一次你贏過我一次,已經讓我吃虧了,這一回怎么也要幫我。”

     他這是赤裸裸地要挾我,這和尚多年不見,早些只是覺得他有些無賴,如今算是深深感覺到了他的驚人變化,嚴格來說,其實不是花和尚,而是個無賴和尚啊!

     “誰說我一定要幫你的啊?”

     我正嘟囔著,對面的人已經叫嚷起來喊道:“風山王家的頂級靈符?你有?”

     釋行在背后猛拍我的肩膀,我無奈地從腰包里摸出了幾張靈符,都是王昆侖老爺子送的,揚手甩了甩,對面的人也很識貨,看見這些靈符眼睛都在冒光,立刻答應了賭約。

     釋行是金剛苦修僧,本事還是可以的,眼前這幾個人如果沒有什么上好的法寶,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就算是提起他的腳也不行,這一局看起來是不太會輸。

     釋行扎了個馬步,對面幾個人對視了一眼后猛地沖了上來,一個人從背后勾住釋行的雙臂,另外兩個去提釋行的腿,想往上抬,不過釋行使了金剛墜,就算是用吊車來拉估計也不一定能將其從地上拉起來。

     “哈哈,哥幾個都沒力氣嗎?吃飯了沒有啊?”

     釋行大笑著說道。

     “加把勁!”“加油!”“這和尚真厲害啊!”

     四周都喊開了,聲勢越來越大,這幾人見釋行根本就不動,也是急了眼,又喊了幾個人來幫忙,一下子有六個人來搬釋行的腳,結果釋行還是紋絲不動。

     卻在此時,其中一個有些瘦弱看著挺精明的家伙,居然來了個怪招,對著釋行來了個猴子偷桃,這些可好,釋行的臉色剎那間就綠了!百镀一下“陰陽代理人之改命師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强奸小说 极速十一选五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走势图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大神娱乐旧版 浴火直播能赚钱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 开心棋牌靠谱吗 大赢家彩票怎么赚钱 内蒙古体彩时时彩泳坛夺金 正规合法棋牌平台有哪些 学生没有本钱怎么赚钱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